江苏,郑大清,罗宋汤

admin 2019-03-22 阅读:227

并不是所有父母都是爱nipples孩子的,有些父母的存在对于孩子来说就是灾难!

最近《都挺好》这部剧大火,父母一辈的重男轻女思想戳中了很多人的心。因为很多人都像苏明玉一样被父母从小就不公平对待,然而大多数人却没有活成苏明玉,更多的是活成了《欢乐颂》里的樊胜美。原生家庭带来的伤害是永远磨灭不了的。

我很庆幸我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然而我的身边却有很多重男轻女的家异客尖兵庭。今天就来说一个跟我有亲戚关系,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的经历。她的名字叫小美,她的经历比樊胜美还要悲惨,父母重男轻女的地步真的是令人发指。

文章有点长,但是所有事件全部是我身边发生的真实事件,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人名为化名,请大家耐心看完。

1、初识小美

芳姨是我三婶最小的妹妹,因为她们的妈妈去世比较早,三婶作为大姐,长姐如母,芳姨算是三婶带大的。芳姨有一个女儿和儿子,女儿大儿子1岁多。芳姨长得很漂亮,但是却嫁给了一个嗜赌成性的老公,江苏,郑大清,罗宋汤整天还游手好闲的,家庭条件很穷。

三叔家是在城里做生意的,芳姨跟老公感情不好,带着女儿和儿子长住在三叔家,平常在附近打一些零工和帮着三婶做生意,她老公在外省打工,偶尔回来几天。

芳姨的女儿叫小美,比我小10岁左右,从小就跟着妈妈在大姨家生步步升门业活。我是初中的时候在城里读书,初一第一个学期住在三叔家,那时候小美她才2岁多不到3岁。我刚见着小美的时候,觉得她很漂亮一小孩,但是一点也不活泼,胆子很小,总是一个人怯生生的躲在角落。后来亲眼见证了她父母对她的毒打虐待,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了。

2、目睹小美被打

三叔家是在城里买地自建的2层民房,他们一家3口住2楼(三叔家只有1个儿子),我和芳姨她们住1楼,芳姨带着两个孩子就住我隔壁,所以她们的一举一动我都是第一时间知道国产gv。

第一次见小美被打是刚住进三叔家的第二天晚上,我正在做作业,就听见隔壁有响动,哭喊声一片。过去一看,芳姨正在打小美,原因菲密丽是芳姨下班回来,小美忘记给她拿鞋了。我去的时候小美的脸上有清晰的巴掌印,芳姨还正在用手拧小美耳朵,一边还说“这日子没法过了,你爹是个混蛋,你个赔钱货也不听话。

小美哭着求妈妈别打了,还乖乖的去给她拿拖鞋。当时我也才13岁左右,看见芳姨那样我也挺害怕的,我只说“芳姨别打了,小美已经给你拿鞋了,她很听话的。”也许是有外人在场,1岁多的儿子在旁边被吓哭,芳姨没有再打小美,而是去哄儿子去了。

后来只要芳姨回家,对小美不是打就是骂,“赔钱货”是芳姨对小美的称呼。动不动就说“你这个赔钱货怎么怎么样.......”那时候我胆子小,很多时候装听不见,打得厉害了会去拉一下,把小美带到我房间。三婶知道自己妹妹爱打女儿,也说过她很多次,有三婶在的时候,芳姨会收敛些,但是经常晚上趁三婶睡的时候打女儿,因为我总是被惊醒。

3、小美被打到体无完肤

在芳姨三天两头打骂小美的日子里度过了一个月,我都已经习惯了。但是一个月后的周末,那天下午我正在房间背神聊海吹政治书背考月考,就听见熟悉的“赔钱货”,一开始我懒得理,后面听见小美凄厉的哭喊声,而且芳姨打人的架势不减反增。我急忙跑出去一看,芳姨居然在用高跟鞋打小美,一下又一下,小美哭得很凄惨,因为高跟鞋跟砸到她小小的身子上的时候,我看见她痛得发抖,背上被打出血印,青一块紫一块的。

我当时吓哭了,三叔和三婶都不在家,我就一路跑去店里叫他们。等回来的时候,芳姨打累了,小美也哭的声音哑了,但是身上的伤针眼警官触目惊心,可以用体无完肤形容。

三婶过去一巴掌打到芳姨脸上说“你要死呀,自己女儿下这么重毒手,平常我都懒得说你,现在你这样是虐童犯法的你知道不。”然后抱起小美,三婶看见小美身上的伤时也哭了。

芳姨瞬间在那里哭得撕心裂肺的说“生她这个赔钱货有什么用,她奶奶嫌弃,老爹嫌弃,顺带还嫌弃我,今天他爹那混蛋马配驴又打电话过来问我要钱,我带着2个孩子,他不给钱还问我要钱。我现在过的啥日子呀,当初你不阻止我和小波在一起,我会嫁给这个人渣吗”

当时三婶面有愧色,但是说“路是你自己选的怪谁,当时就不同意你们在一起,你非要嫁,我想着已经阻拦过你的婚姻一次,才同意的,现在怪不得别人。”

4、小美悲剧的根源

这里交待一下芳姨口中的小波是谁,很狗血的是我的大表哥,我亲大姑的大儿子,跟芳姨同年的。当年大表哥去三叔家里的时候第一次看见同岁的芳姨时,两人就看对眼了,后来没有多久他们瞒着家人谈了2年多恋爱,都准备谈婚论嫁了。但是三婶坚决不同意,三叔和大姑也不同意,虽然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在我们农村人眼里,这就是乱了辈份,会被人说闲话的。在双方家人的强烈反对下,两人最后分手。

小美的父亲就是芳姨跟大表哥分手后没有多久找的新欢,当时三婶一看那人就觉得不靠谱,也是强烈上原奈奈反对的,但是芳姨很叛逆,三婶越是反对就越要嫁,后来还没有结婚就怀上了小美,三婶不得不同意他们结婚。

结婚没有多久芳姨生下小美,老公一家嫌弃是女儿,对芳姨不闻不问,月子里都是芳姨自己一个人带孩子,他老公有时候还对芳姨动手。对比芳姨的悲惨婚姻,大表哥的婚姻就显得很美满了,大表哥能力不错,又肯吃苦,通过他的努力已经买房买车,结婚后生下一个儿子。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芳姨心里想着当初要不是三婶他们阻拦,现在大表嫂享受的一切会不会就是自己的。三婶也在后悔自责,是不是当初真的做错了,才把妹妹逼上这么悲惨的境地。所以三婶虽不认同芳姨打小美的做法,但是也睁只眼闭只眼,能护着小美的时候就多护着点。

5、渣爹用皮带抽打小美

在我住进二叔家第三个月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了小美的爹,长得人模人样的蔡壁名,但是给人感觉就是油嘴滑舌不靠谱。因为他对芳姨不好,三婶婶很不喜欢他。小美爹就是个赌棍,经常输得血本无归,有钱的时候偶尔寄点生活费回来,一般是看不到人和钱在那里的。但是他不喜欢小美,却对儿子很溺爱,每次回来都给儿子带一堆玩具和新衣服,而小美一般什么都没有,偶尔心情好会象征性买一件衣服给小美。

这次回来依然是买了一堆玩具给儿子,抱着儿子亲不停,小美在旁边乖巧的喊爸爸,他看都不看一眼。在回来的第二天,他和芳姨吵架,在三婶家他不敢打芳姨,就把气发在女儿身上,我看见他用皮带一下一下抽打小美,小美的手上,背上都有血印出来。芳姨在旁边还很冷漠的说“打死算了,一了百了”。小美这一次比上一次被她妈妈用高跟鞋打得还严重,看见他爹比芳姨还恐怖,我不敢上前,又去叫三婶们。

三婶回来看见快晕过去的小美,一直要说送他爹去派出所,结果芳姨求情说送他进去,两个孩子谁来养。后来三婶又心软了,让他滚。

那时候刚读初一的我,只是被吓得发抖,根本不知道报警这些。我觉得我都有点阴影了,想去住校,但是学校床位没有了,这么小在外面租房子爸爸妈妈不放心。就说这种情况我在那里影响学习,下学期开始还是住校。

6、小美被送回老家

经过那次小美被被老爹打的事件,三婶一再警告再打就报警的情况下,小美的渣爹又去外省打工了,芳姨也收敛些了,不过经常打骂的情况也还是有。

在三叔家住了一个学期后,因为芳姨打小美的事情,后来我就搬去学校住校了,只是偶尔周末去三叔家。小美每次都会很乖巧的喊大姐姐,你来了,然后又躲一边去了。只是经常看见3岁多的她拖地洗碗,沉默不语。

因为3岁多该上幼儿园了,芳姨就把小美送回老家给她奶奶带,让她在老家读幼儿园。但是送回去一个月左右,三婶听说她奶奶根本没有送小美去幼儿园,还经常打骂她,而且给小美吃饭都经常饱一顿饿一顿的。三婶喜兰妮不放心,去看小美,据说去看小美的时候,她全身脏兮兮的,瘦的皮包骨,最后三婶不忍心又把小美接回来了。

7、5岁的小美在寒冬里用冷水手洗被子

小美回来后,芳姨的打骂依然不断,我偶尔去三叔家,经常看见小美被芳姨要不一巴掌,要不拧耳朵,要不掐身上。但是不是打得太严重,小美豆大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就是不哭也不吭声,看着很心疼。有时候去三叔我跟小美睡,总是看见她身上有被掐的伤,旧伤未好,新伤又起。

除了被打,小美小小年纪要做很多家务,比如洗碗,拖地,洗衣服等。我记得很清楚的一个画面,那是我读初三的冬天,那个周末很冷,我去三叔家的时候,外面正在下雪。当我去的时候,就看见5岁左右的小美在洗被子,门开着的,我看了一眼里面,芳姨正抱着儿子在床上呼呼大睡。但是却让5岁的女儿大冬天洗被子,而且是用冷水手洗。

我看见小美小小的身子拧着一大床被子,根本拧不动,那个画面至今依然在我脑海里有很强的画面感,很滑稽,更多的是心疼。我就去帮她,刚碰上被子就觉得刺骨的冷。我问小美,你不冷吗,她说习惯了就好了,然后我看见她的手冻得通红,还有很多冻疮和被冻到开裂的地方透着血丝。

由于我的加入,芳姨醒了,看见满地的水和我在帮忙,二话不说又是一耳光扇到小美脸上说“洗个被子都洗不好,弄得满地水,还让姐姐帮你”。

8、芳姨丢下小美带着儿子失踪了

由于不忍心看见小美被打,我后来越来越少去三叔家了,一个学期最多去1到2次。小美慢慢长大了些,但是变得越来越沉默,人也有些呆呆傻傻的感觉,总觉得是芳黑道雌鹰姨打傻了一样。其实那是小美在自保,因为她做什么,说什么都是错,还不如沉默,顺着妈妈些,才会免招毒船尸疑案打。

后来小美7岁多的时候,由于要上小学,芳姨残王夜半来爬床带着她和弟弟一起去他爹的城市了。后来就很少听见小美的消息,不过在我读高三那年,芳姨和老公闹离婚,又带着小美和儿子回来三叔家了。

再次见到小美的时候,她已经9岁左右了,成了一个小美女,但是却有着同龄人不该有的沉稳,死气沉沉的,一点灵气没有。她身上还是有很多新老交替的伤痕,看得出来是被打的。我问小美,你爸妈一直打你吗,她说他们只要闹离婚吵架,她都会被打。弟弟也爱欺负她,每次和弟弟玩,只要弟弟哭,不管是不是弟弟打她,她也会被打。

这次回kaker来没有多久,芳姨发了条短信给三婶说“姐,我对不起你,以后小美就麻烦你了,我和他爹离婚他不肯,我在你那里肯定摆脱不了他的,带着两个孩子我带不了,小美以后就交给你了”然后就带着儿子从此消失不见了。

9、小美日记里写着“妈妈,你为什么生我”

据说知道芳姨走后,小美就当天很伤心的哭过一次,后面就再也没有哭了。她爸爸在芳姨走后前2年陆陆续续上门来闹过几次,每次要打小美都被三婶拦住了,后来就没有来闹也没有来看过小美一次,更别说给小美生活费。从此小美变成了没有爹妈的孩子,一直都是三婶带着。

后面我问小美,你妈妈走了你伤心吗,她说妈妈她走的厚夫厚夫设计顾问公司那天哭是因为高兴,不是因为伤心。觉得终于解脱了,再也不用担心无缘无故被妈妈打了,当时听得很心酸。

在小美读6年级的时候,老师让写一篇日记,以《我的妈妈》为题。小美日记里写着一段话,读哭了老师和同学。我是听三婶转述的,大概内容是“我的妈妈我已经记不清楚她的样子了,她从来不对我笑,总是骂我赔钱货,老是发脾气打我,我不知公主闯秦关道我做错了什么,妈妈总是打我,我以为我乖点就不会挨打,但是我不管怎么做每天都会挨打,我不知道我生来这个世界是干什么的,妈妈,你为什么生我黄吒”。

10、现在的小美

再后来,我去外省读大学了,和小美一年就过年回家会见一次面,她还是那样文文静静,小心翼翼的讨好着每个人的感觉。骨子里面透露着自卑,反应也不是很灵光那种。

由于小时候到处跟着父母奔波,总是换学校,又遇见那样的父母,小美的学校成绩一直不好,读完初中考不上高中,但是三婶坚持送她去读了一个中专,是读的幼师。因为三婶之前的大女儿在小时候不到2岁生病死了,后面才生的儿子,再后来想生女儿一直生不了。刚好小美就弥补这个缺憾,所以三婶一直把小美当亲生女儿看。

前几年小美中专毕业后,三婶托关系给她找了一家城里比较正规的幼儿园当幼师。本来一切都挺好挺平静的,然而芳姨在消失了近10年后又出现了。原来这些年芳姨过得并不好,带着儿子躲老公,生活都是问题。后来凭着年轻有点姿色给一稍微有点钱的老头做小三,无名无分的给别人又生了一儿一女。

从芳姨回来后小美一直没有开口叫过她,小美说“我叫你妈的年纪已经过了,现在回来捡现成女儿不可能,我现在的妈妈就只有大姨”。叛逆的小美不想看见妈妈就离家出走了。

后来找了个比她大10多岁的男朋友,没有正经工作,整天也是游手好闲的,整个就是小美爸爸的翻版。但是嘴巴会说,哄得小美团团转。本来三婶怕小美走她妈妈的老路强烈反对的,然而去年小美大着肚子回来了,三婶又不得不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我觉得小美是从小缺乏父爱,没有安全感,谁对她稍微好点就骗走了那一类。今年过年回去听妈妈说小美已经生孩子了,是个女儿,老公家也是重男乳穴轻女,他老公对她挺不好的,也是经常打她。感觉小美又在走她妈妈的老路,但是我期望小美能善待她的孩子,别让悲剧再一次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