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女配,梅州景点,急性胃炎

admin 2019-03-15 阅读:161

孙膑

孙膑,生卒年不详,其本名不详,因其受过膑刑(剔去膝盖骨),故名孙膑。是孙武的后人,生于齐国阿、鄄之间(今山东省阳谷县阿城镇;鄄城县北一带)。战国时期齐国的军师。中国历史上卓越的军事家、军事理论家。著有《孙膑兵法》传世。

同门相残:庞涓嫉贤害孙膑

孙膑和庞涓是同学,拜鬼谷子先生为师一起学习兵法,同学期间,两人情谊深厚,并结拜为兄弟孙膑稍年长,为兄,, 庞涓为弟。

有一年,当听到魏国国君以优厚待遇招求天下贤才到魏国做将相时,庞涓再耐不住深山学艺的艰苦与寂寞,决定下山,谋求富贵。孙膑觉得自己学业尚未精熟,还想进一步深造:另外,也舍不得离开老师,就表示先不出山。于是庞涓一个人先走了。临行,对孙膑说“我们弟兄有八拜之交,情同手足。这一去 .如果我能获得魏国重用,一定迎取孙兄,共同建功立业,也不枉来一回人世。“两人长时紧握双手,最后酒泪而别。

庞涓到了魏国,见到魏王。魏王问他治国安邦统兵打仗等方面的才能、见识。庞涓倾尽胸中所有,滔滔不绝地讲了很长时间,并保证说:“若用我为大将,则六国就可以freeforn在我的把握之中,我可以随心所欲统兵横行天下,战必胜,攻必克,魏国则必成为七国之首、乃至最终兼并其余六国!

魏王听了,很兴奋,便任命他为元帅执掌魏国兵权。庞涓确有本领,不久便侵入魏国周围的诸侯小国,连连得胜,使宋、鲁、卫郑的国君纷纷来到魏朝贺,表示归属。不仅如此,庞涓还领兵打败了当时很是强大的齐国军队!这一仗更提高了他的声威与地位,魏国君臣百姓,都十分尊重他崇拜他。而庞涓自己,也认为取得了盖世大功,不时向人夸耀,大有普天之下舍我其谁的气势了。

这期间,孙膑却仍在山中跟随先生学习。他原来就比庞涓学得扎实,加上先生见他为人诚摯正派,又把秘不传人的孙子兵法十三篇细细地让他学习、领会,因此,孙膑此刻的才能更远远超过庞涓了。

有一天,从山下来了魏国大臣,礼节周全、札物丰厚,代表魏王迎取孙膑下山。孙膑以为是学弟庞润以魏王名义请他共创大业,很高兴两人的情谊并没有失去,但又顾恋自己的老师。鬼谷子先生见魏国使者很真诚热情,务必要请孙膑下山,也就劝孙膑:“学本领固然不为谋个人富贵但若有为国家百姓效力的可能,还是应施展自己才能的,你去吧!”孙膑于是秉承师命,随魏国使臣下山。

其实,请孙膑到了魏国,易思彤并非出于庞涓的推荐,而是一个了解孙膑才能的人向魏王讲述后,魏王自己决定的。孙膑到魏国,先去看望庞滑,并住在他府里。庞滑表面表示欢迎,但心里很是不安、不快,惟恐孙膑抢夺他一人独尊独霸的位置。又得知自己下山后.孙膑在先生教海下,学问才能更高于从前,十分嫉妒。

第二天两人上朝。魏王对孙膑很敬重,“听人讲先生独得孙武子秘传兵法,才能非凡。我盼您来,几乎到了如饥似渴程度:今天您终于来到敝国,我太高兴文娱大佬的自我养成啦!”接着问庞涓:“我想封孙膑先生为副军师,与卿同掌兵权,卿以为如何?”庞涓最忌讳的就是这种情况,暗自咬牙,表面上却说:“臣与孙膑, 同窗结义,孙膑是臣的兄长,怎么能屈居副职、在我之下?不如先拜为客卿,待建立功绩,获得国人尊敬后,直接封为军师。那时,我愿让位,甘居孙兄之下。"魏王听罢,很满意庞涓的处世为人,便同意了。其实,这不过是庞涓防范孙膑与他争权的计谋:客卿,半为宾客,半为臣属,不算真正的魏臣一-于是自然没有实权,只空享一 种较高的礼遇而已。从此孙膑与庞涓朝夕相处。两人论谈兵法,庞涓时时因学识粗浅而无话可答,面孙膑却诚心诚意为他讲解介绍。庞涓知是孙膑学过孙子兵法所致,就故意叹气自责:“愚弟当年也经先生传授seednet,但近年忙于政务,几乎遗忘了。能不能把孙子兵书借我复习一遍?”“此书经先生讲解后,只让我看了三天,就收了回去,并无手本在此。”孙膑诚恳地说。“吾兄还能全部忆出吗?”庞滑问。“基本能背下来。“庞涓心里巴不得让孙膑告诉他,但一时又不好开口硬逼。

典故-田忌赛马

齐国君臣间常以赛马赌输赢为戏。田忌因自己的马总不及齐王的马,经常赛输。有一次孙膑目睹了齐王与田忌的三场赛马之后,对田忌说:“君明日再与齐王赛马,可下大赌注,我保您赢。”田忌一听,当即与齐王约定赛马,并一注千金。第二天,观众达千人。齐王的骏马耀武扬威,十分剽悍。田忌有些不安,问孙膑:"先生有什么办法,使我一定取胜呢?”孙膑道:“齐国最好的马,自然都集中在齐王身边。我昨天看过,赛马共分三个等级,而每一级的马,都是您的比齐王稍逊一筹。若按等级比赛,您自然三场皆输。可我们可以这样安排:以您第三等的马与齐王一等的马比赛,必然大输。但接下来,以您一等马与齐王二等马、以您二等马与齐王三等马去赛,就可保证胜利。因此从总结果看,二比一.您不就获胜了吗?!”田忌一拍大铁人17号额头:“我怎么就不会动脑筋呢?!”于是按孙膑的话去做,果然赢了齐王千金。只这一件小事,足以体现孙膑的聪明智谋。 齐国上下无不交口称赞。

有天,魏王要试验一下孙膑的才能,就在演武场,让孙庞二人表演阵法。庞涓之阵,孙膑一眼就能看懂,并指出如何攻破。而孙膑排成一阵,庞涓却茫然不识。为怕失面子,忙偷偷问孙膑,孙膑一五一十告诉了他。庞涓听罢,赶忙走到魏王面前讲:“这叫八门阵。又可以最佳女配,梅州景点,急性胃炎中途变为长蛇阵。“待孙膑布置完毕来到魏王前,所回答自然与刚才庞涓所说一样。“两舞才能并称杰出,真是魏国大幸!”魏王十分高兴。

但庞涓经过这事,便有了一种危机感。于是下决心:必须除掉孙膑!否则,日后必然屈居其下了!他心生一计,便在一次私下案谈时,问:“吾兄宗族都在齐国,现在我们三人已在魏同为官。为什么不把兄长家属宗族也接来一起享福呢? ”

孙膑听,掉下泪来说:“天灾战乱,我家亲属宗族早消亡殆尽了。当年,我只是由叔叔和堂兄孙平 孙卓带到外地流浪。后来我被放在一人家当骑弹飞行佣工,叔叔 、堂兄也不知去向了!再后来我单身从师鬼谷先生,已多年没跟故乡、亲人联络,连仅有的叔叔、堂兄怕也已不在人间了吧!“那么,兄长就不想念故乡吗?"“人非草木,谁能忘本?只是现在既已做魏臣这事就不必提起了吧。“孙膑有些伤感地说。孙膑是齐国人,而齐魏两国一直敌对,孙膑只有忍隐思乡之情。“兄长说得有理,大丈夫随地立功,又何必非在故土?”庞涓安说。

半年之后,孙膑早把这次谈话忘了。有一天,忽然有山东口音的汉子来找他。及问,那人说叫丁乙,是齐国人,有孙膑堂兄孙平的书信带来。孙膑忙接过信,信中以孙平口气,讲述了兄弟情谊,告诉了叔叔已去世。堂兄两人已回到齐国,希望孙膑也回到故乡,把几近消亡的孙氏家庭重新建立起来,信中语气恳切、情感深重,最后再次盼望孙膑早日归来 孙膑看罢,不觉流下泪来。然后热情招待传信人丁乙,并写了回信请他带回去。信中讲:自己十分思念故乡,但目前已成为魏国臣子,不能很快回去。待为魏国建立了功勋,年老后,一定与两堂兄在齐的故乡相聚、欢度晚年。不料丁乙根本不是齐国乡亲,而是庞滑的心腹家人。庞涓骗到孙膑回信,又仿其笔迹,在关键处涂改了几句:"仕魏乃不得已,碍于情面。不久一定回国,为齐王效力!”然后将此信交给魏王;“孙膑久有背魏向齐之心。近日又私通齐国使者。臣为忠于大王,忍痛割舍兄弟之情,现截取孙膑家信一封, 请大王过目。”

“你看该怎么处理?”魏王问。“孙膑才王晨霞掌纹诊病治病能不低于我,若放他归齐,将对魏国霸业不利。所以..“庞涓没说下去。“杀掉他?"魏王一语道破。“我与他毕竟是同学、兄弟,还是让我再劝劝他要同意留下来,最好。若不想留,仍要归齐与我国为敌,请大王把他发到我府中,由我监管处置,您看怎么样?“庞涓一副为朋友尽情尽义的神色。

魏王虽气恼孙膑,但在庞消请求下还是同意了。庞清当晚见孙膑:“听说兄长接到了家书 “孙脑对朋友毫不隐瞒“是要我回乡。 可我怎能辜负魏王cunny及兄弟待我的深情?让我辞回了,。肥肥的女儿”兄长真的不想念故乡?””久别故乡怎能不想?只是目前不能回去“孙膑叹道,庞涓深表同情,说,“兄长是不是请魏王准两个月的假期,让兄长回乡扫扫亲人之墓,然后再归来?“恐怕魏王会怀疑我去而不归,不会答应的。" ‘兄长明天试试看。我在旁边为兄长再说几句。以兄长为人品行,谅魏王会相信的!”

第二天,孙膑上朝,很奇怪没见到庞涓,因为昨晚说好一起对魏王说的。以为因事耽搁,就先庐剧大全盛小五夫妻版对魏主讲出要请假回齐之事。不料话刚开口,魏王就大发雷霆,不容半句解释,就令武士把他抓起来,押到军师府问罪!见到孙膑被拥绑进军师府,庞涓装作一怔:“我因事耽误会儿,正要上朝,怎么回事?!”押解官员宣布魏王命令:“孙膑私通齐使,要叛魏投齐,请军师问罪!”庞涓大惊失色,忙对孙膑说:不要着急,我去魏王面前替你求情去!”说罢,急悍惶离家上朝。及见魏王,庞涓道:“孙膑虽有私通齐使之罪,但罪不至死。以臣愚见,不如让他成为不能行走、面有罪记的废人。这样,既成全我们弟兄的情分,又无后患,您看怎么样?““照你意思办吧。”魏王道。庞涓回府,流下泪来,对孙膑说:“大王盛怒,判兄死罪。我力争苦求,才免于一死。但要受刖刑及鲸面。”说罢,唏嘘不已。孙膑叹了一口气:“总算保住了性命,这全赖贤弟救助愚兄了!以后我定要报答的。”庞涓于是掩面跑出大厅。不一-会儿,来了行刑的刽子手,把孙膑绑起来按在地上纵情天魔,用尖刀剜剔下孙膑的两个膝盖骨。孙膑惨叫-声,立刻昏了过去,在他昏迷中,脸上被用黑墨刺上“私通敌国”四字。

这时.庞涓泪流满面走进来,亲自为孙膑上药、包裹,把他抱进卧室,百般抚慰,无微不至地照料。一个月之后, 孙膑伤口基本愈合但再不能走路,只能盘腿坐在床上,真成了废人。此时,庞涓对孙膑更是关心体贴,一日三餐极其丰盛。倒使孙膑很过意不去了,总想尽自己所能为庞涓做点什么。开始庞涓什么也不让他干,后来孙膑再三要求,才说:“兄坐于床间,就把鬼谷先生所传的孙子兵法十三篇及注释讲解写出来吧,这也是对后世有益的善事,也可因此使吾兄扬名于万代千秋呢!”

孙膑知道庞涓也想全面学习这十三篇兵法,就高兴地答应;而且从那天起,日以继夜地在木简上写起来,日复一日,废寝忘食,以致人都劳累变了形。一个照顾孙膑起居的小男孩儿为孙膑拼命工作的精神所感动,便对庞涓一贴身卫土讲,是否求庞将军让孙先生休息几天,那个卫士道:“你知道吗?庞将军只等孙膑写完兵书,就要饿死他呢!还会让他休息?!”小男孩儿一听,大惊,偷偷把这消息告诉了孙膑。犹如盆凉水从头浇下,孙膑身心一下子凉透了!原来如此啊!!第二天,正要继续写书的孙膑,当着小孩儿及两个卫土的面,他忽然大叫一声,昏倒在地,大呕大吐,两眼翻白、四肢乱颤。过了一会儿,醒过来,却神态恍惚,无端发怒,立起眼睛大骂:“你们为什么要用毒药害我?! "骂着,推翻了书案桌椅,扫掉了烛台文具,接着,抓起花费心血好不容易写成的部分孙子兵法,齐扔到火盆里。 立时,烈焰升起。孙膑则把身子扑向火,头发胡子都烧着了。人们慌忙把他救起,他仍神志不清地又哭又骂。那些书简则已化成灰烬,抢救不及。小男孩儿赶忙向庞涓报告。

庞涓急慌慌跑来,只见孙膑满脸吐出之物,惨不忍睹;又趴在地上,忽而磕头求饶、忽而呵呵大笑,完全一副张嘉译前妻杜珺照片疯癫状态。见庞涓进来,孙膑爬上前,紧揪住他的衣服,连连磕头:“鬼谷先生救我!鬼谷先生救我!!“我是庞涓,你别认错了!”“鬼谷先生!鬼谷先生,我要回山!救我回山!”孙膑仍旧揪住庞涓,满嘴白沫地大叫。庞涓使劲甩开他脏兮兮痉挛的手,心里疑惑,仔细打量孙膑半天,又问侍卫及男孩儿:“谁对他说什么了没有?”侍卫及男孩儿连连摇头。

庞涓仍怀疑孙膑是装疯,就命令把他拽到猪圈里。孙膑浑身污秽不堪,披头散发,全然不觉地在猪圈泥水中滚倒,直怔怔瞪着两眼.又哭、又笑..庞涓又派人在夜晚、四周别无他人时悄悄送食物给孙膑“我是庞府下人,深知先生冤屈.实在同情您。请您悄悄吃点东西,别让庞将军知道!”孙膑一把打翻失误,狰狞起面孔,厉声骂道“你又要毒死我吗?!”*,来人气极,就捡起猪粪,泥块给他,孙膑接过来就往嘴里塞,毫无感觉的模样。于是来人回报庞涓:孙膑是真疯了。庞涓这时才有些相信。从此任孙膑满身粪水的到处乱爬有时睡在街上,有时躺在马棚猪圍里。也不管白天还是黑夜孙膑闲了就睡,醒了就又哭又笑、又骂又唱。庞滑终于放下心来,但仍命令:无论孙膑在什么地方,当天必须向他报告。

这时,真正知道孙膑是装风避祸的只有一个人,就是当初了解孙膑的才能与智谋、向魏王推荐孙膑的人。这个人就是赫赫有名的墨子墨翟。他把孙膑的境遇告诉了齐国大将田忌,又讲述了孙膑的杰出才能。田忌把情况报告了齐威王.齐威王要他无论用什么方法,也要把孙膑救出来:为齐国效力。于是,田忌深入到魏国,乘庞涓的疏忽,在一个夜晚,先用一人扮作疯了的孙膑把真孙膑换出来,脱离庞涓的监视,然后快马加鞭迅速载着孙膑逃出了槐国。 直到此时,假孙膑才突然失踪。 庞涓发现时,已经晚了。

桂陵之战:孙庞战场初较量

齐国自两周以来一直是东方地区的大国 公元前356年齐威王即位后任用邹忌为相,改革吏治,强化中央集权, 进行国防建设,国势日渐壮大。面临魏国向东扩张的严重威胁,他就积极利用赵,韩诸国与魏国之间的矛盾冲突,展开了对魏的激烈斗争。就是在这复杂背景下,公元前353年爆发了桂陵之战。

当时,为了摆脱魏国霸权的控制,进而达到兼并土地、扩张势力的目的,赵成侯于公元前356年在平陆(今山东汶上)和齐威王、宋桓侯相会结好,同时又和燕文公在阿(令河北南阳北50里)相会。赵国的行为引起魏惠王的极大不满,适逢公元前354年,赵国向依附于魏国的卫国发动战争,迫使卫国屈服称臣。于是魏国便借口保护卫国,出兵包围了赵国国都邯郸,强行攻打。赵与齐有同盟关系,鉴于邯郸局势危急,遂于前353年遗使向齐国请求救援。

齐威王闻报赵国告急,遂召集文武大臣进行商议。丞相邹忌反对出兵救赵。齐将段干朋则认为不救赵既会失去对赵国的信用,又会给齐国自身造成麻烦,因而主张救赵。但他同时又指出,从当时的战略形势来考虑,如果立即出兵前赴邯郸,赵国既不会遭到损失,魏军也不会消耗实力,对于齐国的长远战略利益来说是弊大于利。因此,他主张实施使魏与赵相互削弱,而后“承魏之弊”的战略方针。具体地说,是先派少量兵力南攻襄陵,以牵制和疲惫魏国。待魏军攻破邯郸,魏赵双方均师劳兵疲之际,再予以正面的攻击。这一谋略显然有一石三鸟的用意。第一 ,南攻襄陵,牵制魏军,使其陷于两面作战的窘境;第二,向赵表示了援助的姿态,信守盟约,维持在平陆相会时所建立的两国友好关系,帮助赵国坚定其抗魏的决心:第三,让魏、赵继续互相攻伐最后导致赵国遗受重创魏国实力削弱的结果从面为齐国战胜魏国和日后控制赵国创造有利的条件。

段干朋的这番谋划,完全符合齐国统治集团的根本利益,因此为齐威王所欣然采纳。齐威王决定以部分军队联合宋、卫南攻襄陵,主力暂时按兵不动,静观事态发展,准路治西备伺机出动,以求一举成功。

当时魏国的扩张.也引起楚国的敌视。因此.楚宣王便乘魏国出兵攻赵后方空虚的时候派遣将军景舍率领部队向魏国南部的睢、譏地区进攻。而西边的秦国也不甘寂寞发兵先后攻打魏国的少梁安邑等要地。这样,魏国实际上已处于四面作战的困难境地。幸亏它实力十分雄厚,主将庞涓又决心破赵,不为其他战场的局势所动摇,因而一直勉力维持着邯郸方面的主攻局面。

魏国以主力攻赵,两军相持一年有余。当邯郸形势危在旦夕,赵魏两国均已非常疲惫之时,齐威王认为出兵与魏军决战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就正式任命田忌为主将,孙膑为军师,统率齐军主力救援赵国。

田忌计划直奔邯郸,同魏军主力交战,以解救赵国。孙膑不赞成这种硬碰硬的战法,提出了“批亢捣虚”、“疾走大梁”的正确策略。他说:要解开乱成团的丝线 ,不能用手硬拉硬扯;要排解别人的聚殴,自己不能直接参加进去打。派兵解围的道理亦复如此,不能以硬碰硬,而应该采取“批亢捣虚”的办法,就是撇开强点,攻击弱点,避实击虚,冲其要害,使敌人感到形势不利,出现后顾之忧,自然也就解围了。孙膑进而分析道:现在魏、赵相攻几年,魏军的精锐部队悉在赵国,留在自己国内的是些 老弱残兵。根据这一情况,他建议田总应该迅速向魏国的都城大梁进军,切断魏国的交通要道,攻击它防备空虚的地方。他认为这样一来,魏军必然被迫回师自救,欲医齐rct460军可以一.举而解救赵国之围,同时又能使魏军疲惫于路,便于最终击败它。

田忌虚心采纳了孙膑这” 批亢捣虚”的作战建议,统率齐军主力迅速向魏国国都大梁挺进。大梁是魏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此时处于危急之中,魏军不得不以少数兵力控制历尽艰难刚刚攻克的邯郸,而由庞涓率主力瘦尼瘦身腰带怎么样急忙回教大梁。这时候,齐军已将桂陵(今山东菏泽东北一带 )作为预定的作战区域,迎击魏军于归途。魏军由于长期攻赵,兵力消耗很大,加以长途跋涉急行军,土卒疲惫不堪,面对占有先机之利.休整良好、土气旺盛的齐军的截击.顿时彻底陷人了被动挨打的困境,终于遭受到一次严重的失败。其已经占据的邯郸等赵地.至此也就得而复失了。

马陵之战:孙膑妙计杀庞涓

魏军虽在桂陵之战中严重失利,但是并未因此而一蹶不振,而仍具有蔚为可观的实力。到了公元前342年,它又穷兵黩武,发兵攻打比它弱小的兄弟之邦一一韩国 。韩国自然不是魏的对手,危急中遗使奉书向齐国求救。齐威王一如当年那样,召集大臣商议此事。邹忌依然充当反对派,不主张出兵,而田忌则主张发兵教韩。齐威王征求孙膑的意见,孙膜便侃侃谈了自己的看法:既不同意不救,也不赞成早救,而是主张“深结韩之亲,而晚承魏之弊”。即首先向韩表示必定出兵相救,促使韩国竭力抗魏。当韩处于危亡之际,再发兵救援,从而“尊名”“重利”一举两得。他的这一计策为齐威王所接受,韩国得到齐国答应救援的允诺,但结果仍然是五战皆败,只好再次向齐告急。齐威王抓住魏,韩皆疲的时机,任命田忌为主将,田婴为副将,率领齐军直逼大梁孙膑在齐军中的角色一如桂陵之战时那样充任军师,居中调度。

魏国眼见胜利在望之际,。又是齐国从中作梗,其恼怒愤患自不必多说。于是决定放过韩国转将兵锋指向齐军, 其含义不言而喻:好教训一下齐国,省的它日后再同自己捣乱。

魏惠王待攻韩的魏军撒回后,即命太子申为上将军.庞涓为将,率雄师10万之众,气势汹汹扑向齐军,企图同齐军一决胜负。

这时齐军已进入魏国境内纵深地带,魏军尾随而来,一场鏖战是无可避免了。仗该怎么打,孙膑胸有成竹,指挥若定。他针对魏兵强悍善战,素来蔑视齐军的实际情况,正确判断魏军定会骄傲轻敌、急于求战、轻兵冒进。根据这一分析,孙膑认为战胜貌似强大的魏军完全是有把握的。其方法不是别的,就是要巧妙利用敌人的轻敌心理,示形误敌,诱其深人,尔后予以出其不意的致命打击。他的想法,受到主将田忌的完全赞同。于是在认真研究了战场地形条件之后,定下减灶诱敌,设伏聚歼的作战方针。

战争的进程完全按照齐军的预定计划展开。齐军与魏军刚一接触,就立即佯败后撇。为了诱使魏军进行追击,齐军按孙膑预先的部署,施展了“减灶”的高招,第一天挖了 10万人煮饭用的灶,第二天减少为5万灶,第三天又减少为3万灶,造成在魏军追击下,齐军士卒大批逃亡的假象。

庞涓虽然曾与孙膑受业于同一位老师-鬼谷 子先生,可是水平却要相差孙膑一大截。 接连3天追下来以后 .他见齐军退却避战而又天天义犬荷贝减灶,便不禁得意忘形起来,武断地认定齐军斗志涣散,士卒逃亡过半。于是丢下步兵和辎重,只带着部分轻装精锐骑兵,昼夜兼程迫赶齐军。

孙膑根据魏军的行动,判断魏军将于日落后进至马陵(今山东郯城-带)。马陵一带道路狭窄,树木茂盛,地势险阻,实在是打伏击战的绝好处所。于是孙膑就利用这有利地形,选择齐军中1万名善射的弓箭手埋伏于道路两侧,规定到夜里以火光为号,齐放箭,并让人把路旁一棵大树的皮剥掉,在上面书写“庞涓死于此树之下"字样。

庞涓的骑兵,果真于孙膑预计的时间进人齐军预先设伏区域。庞涓见剥皮的树干上写着字,但看不清楚,就叫人点起火把照明。字还没有读完,齐军便万弩齐发,给魏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打击,魏军顿时惊恐失措,大败溃乱。庞涓智穷力竭,眼见败局已定,遂愤愧自杀。齐军乘胜追击,又连续大破魏军,前后歼敌10万余人并俘虏了魏军主帅太子申。马陵之战以魏军惨败而告终结。

马陵之战是我国历史上场典型的“示假隐真”、欺敌误敌、设伏聚歼的成功战例。齐军取得作成胜利,除了把握教韩时机得当,将帅之间密切合作,正确预测战场和作战时间外,善于“示形”,巧设埋伏乃是关键性的因素。所谓的“减灶“就是这场战争中“示形的等“诡道”原则的实战体现。它实际上就是孙武“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以及“以利动之,以卒待之”等“诡道”的体现。

齐国在桂陵之战,尤其是在随后的马陵之战中的大获全胜,从根本上消弱了魏国的军事实力。从此,魏国一步步走下坡路.失去了中原的霸权。 而齐国则挟战胜之威,力量迅速发展成为当时数一数二的强大国家。

见机而退,茫茫山野有遗踪

马陵之战后,孙膑名显诸侯,齐国大将田忌也名声显赫。登时令齐国的些权臣 、小人侧目而视。

随着孙膑、田忌威望的提高.齐国相国邹忌担心自己的相位不稳,因此欲除掉田忌、孙膑而后快。

可能因为孙膑是个残疾人,同邹忌争夺相位的可能性不大,所以邹忌将目标首先对准了风头甚劲的田忌。

马陵之战结束不久,邹忌便找来亲信谋划如何除掉田忌。其亲信公孙阅出了个主意:“公何不令人操十金卜于市,日:‘我田忌之人也,吾三战而三胜,声威天下,欲为大事,亦吉乎不吉乎?’卜者出,因令人捕为之卜者,验其辞于王之所。”

邹忌闻计大喜,便派人到市中找卖卜者算卦,扬言是田忌派他去算的,要算算田忌如果要谋反,是吉还是凶。邹忌则随后派人将此人抓获,送到齐威王那里。

齐威王这时年纪大了,有点老糊涂了。他本来就对田忌手握重兵心有疑惧,听了邹忌的话遂相信田忌有谋反的意图。而这时田忌正率兵在外,于是齐威王遣使召田忌回临淄,准备等田忌回到临淄后再审问此事。

孙膑此时也在田忌军中。他对齐国的政局及邹忌、田忌之间的矛盾洞若观火,及见齐威王无缘无故忽然派人来召田忌回临淄,感觉齐威王一定是听信了邹忌的谄言,认为田忌如果回到临淄,将凶多吉少。

田忌在孙膑最艰难的时候曾助其一臂之力, 而且长期以来,二人合作得非常好,孙膑实在不忍田忌自投罗网,乃提醒田忌说,齐王一定听信了邹忌的谄言,千万不要自己贸然回临淄。情急之下,他建议田忌率军回临淄驱逐邹忌,说:“若是,则齐君可正,成侯邹忌可走。不然,将军不得入于齐矣。

孙膑此言,实是要田忌举兵“清君侧”。与其成为邹忌案板上的肉,不如孤注一掷,与邹忌一决高低,这样.倒还可能死中求生、反败为胜。

田忌对孙膑早已佩服得五体投地,对他言听计从。他依孙膑之言,率兵攻打临淄。但邹忌也不是等闲之辈,早已作好了守城准备,田忌攻城不胜,眼见各地勤王之兵大黄悦慈集,只好弃军逃亡到了楚国。

孙膑于田忌攻临淄之时就已不知去向。从此史无所记。

有人认为孙膑与田忌关系很好,田忌败后村色撩人,应该是随田忌一起到了楚国。齐威王死了.齐宣王即位,得知当年田忌是被邹忌诬陷,于是“召田忌复故位”。孙膑也应与田忌”起回到齐国。但这毕竟是后人的猜测,不足为凭。

孙膑无论是指导田忌赛马还是指挥桂陵和马陵之战,都显示了卓越的军事才能,在战略上能正确地选择作战时间、空间,在战术上因势利导,制造假象,用图魏救赵、批亢捣虚、减灶示敌等谋略使敌产生错误判新而自动就范,在中国战争史上写下了光年的篇章。特别是其创造的“围魏救赵”的战法,为历代兵家所借鉴。